还有待观察,*ST中发定增戛然而止 原实控人“溜号”被质问

  还有待观察,*ST中发定增戛然而止 原实控人“溜号”被质问
  “说走就走”的实控人和戛然而止的定增,其背后缘由亦在说明会上被投资者质问,当时公司承诺六个月内不再筹划非公开发行股份事项,

这也意味着,在入主*ST中发将近一年之后,国购机器人主导下的转型终于有了一些突破。
  

6月8日,*ST中发召开终止定增说明会,起因是公司今年4月中旬发布的定增方案,在推出不到两个月之后,因为公司实际控制人的变更而终结,同时,这次“易主”距离原实控人入主仅过去一年时间。“说走就走”的实控人和戛然而止的定增,其背后缘由亦在说明会上被投资者质问。与此同时,即使新上任的瑞真商业明确表示“存在12个月内改变上市公司主营”的计划,但联想此前国购机器人一年前入主*ST中发时亦做过此类表述,这一次新主能否将计划变成现实,还有待观察。
  

⊙记者 赵一蕙 ○编辑 全泽源

6月8日,*ST中发召开终止定增说明会,起因是公司今年4月中旬发布的定增方案,在推出不到两个月之后,因为公司实际控制人的变更而终结,同时,这次“易主”距离原实控人入主仅过去一年时间。“说走就走”的实控人和戛然而止的定增,其背后缘由亦在说明会上被投资者质问。与此同时,即使新上任的瑞真商业明确表示“存在12个月内改变上市公司主营”的计划,但联想此前国购机器人一年前入主*ST中发时亦做过此类表述,这一次新主能否将计划变成现实,还有待观察。

定增为何“说废就废”

“市场对于国购机器人的服务机器人项目颇为看好,但定增说不做就不做了,大股东接手股权一年又转让出去了,请问原因是什么?”这是说明会上投资者最想知道答案的问题之一。不过,当事方给出的“国购机器人基于资本运作及企业转型的目的”转让股权的说辞,是否足以解释此次控制权变更的突然以及定增作废的随意性呢?

回顾国购机器人的入主历程不难发现,今年4月公司推出的定增方案是其入主之后最具转型意义的动作。2015年5月28日,安徽国购机器人产业控股有限公司与公司原控制人葛志峰签订协议,以现金亿元收购上海宏望100%股权。由于上海宏望持有三佳集团70%股权,后者又直接持有*ST中发%股权,对应2707万股,因此,国购机器人间接控制上市公司,为公司第一大股东,*ST中发实际控制人变更为袁启宏。

对于此次权益变动的原因,国购机器人表示系基于打造国购机器人智能装备业务的资本运作平台,有利于机器人业务发展的目的,同时称存在未来12个月内继续增持公司股票、改变或调整公司主营的可能。

在此之前,*ST中发已经历了一轮控制权变更,且策划过重组等重大事项,均无果而终。国购机器人的现身让公司重回原点,其后续动作受到广泛关注。2015年6月2日,本就在停牌中的*ST中发宣布将筹划定增事项。然而不到两个月,公司即发布终止筹划并复牌公告。当时公司承诺六个月内不再筹划非公开发行股份事项。

6个月后的2016年3月17日公司再度停牌,并在4月13日发布了定增方案。据计划,公司此次拟向公司实际控制人袁启宏控制的国购投资定向增发4233万股,募集不超过亿元,募集资金投向为智能机器人研发及产业化、国购智能机器人研究中心、集成电路先进封装用设备及模具产业化项目,同时补充流动资金。

这也意味着,在入主*ST中发将近一年之后,国购机器人主导下的转型终于  有了一些突破。但是,在方案推出不到2个月后,6月1日,公司突然发布重大事项停牌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正在筹划涉及公司的重大事项,事涉控制权变更。

根据随后披露的信息,6月1日当日,国购机器人将其持有的上海宏望100%股权协议转让给了安徽省瑞真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由袁启宏变更为罗其芳和周文育,而公司亦宣布终止上述增发并于6月7日复牌。

方案仓促疑似“虚晃一枪”

回头看事件的走向,虽有“机器人”的预期,*ST中发其实并未拥有过足够份量的相关业务,最大的转型举措亦只是此次“寿命”不到两个月的增发。

而且,即使公司在今年4月13日抛出这份增发方案,也因为存在诸多“模糊地带”而遭到监管第一时间问询,公司直到回复问询函之后才予以复牌。

根据公司回复上交所的内容,公司向机器人行业转型离实际落地还存在较大距离:未来机器人项目主要是承接股东现有技术,但是目前股东掌握的主要技术还在专利申请过程中,能否获得专利存在不确定性。此外,由于智能机器人并非公司原有业务,公司涉足智能机器人行业经验不足,相关技术、人员储备不足,后续发展情景并不明朗。

如今,随着国购机器人的退出,这份略显仓促的增发方案似乎更像是一种对投资者的安慰,证明国购机器人的确做出过关于“调整或改变”公司主营的相关举动。而且,方案推出不到两个月后实际控制权发生变更。因此,方案明显存在种种不足。

目前,*ST中发已经戴帽,新入局的瑞真商业虽然表示“存在未来12个月内改变上市公司主营业务或者对上市公司主营业务作出调整的可能”,但基于*ST中发大股东频繁更迭、重组停牌不断但始终没有实质动作的过去,以及国购机器人入主一年“说走就走”的行为,此番新主是否会将其在权益变动报告书中的计划变成现实,尚需时间观察。
  与此同时,即使新上任的瑞真商业明确表示“存在12个月内改变上市公司主营”的计划,但联想此前国购机器人一年前入主*ST中发时亦做过此类表述,这一次新主能否将计划变成现实,还有待观察,不过,当事方给出的“国购机器人基于资本运作及企业转型的目的”转让股权的说辞,是否足以解释此次控制权变更的突然以及定增作废的随意性呢?

回顾国购机器人的入主历程不难发现,今年4月公司推出的定增方案是其入主之后最具转型意义的动作,

6个月后的2016年3月17日公司再度停牌,并在4月13日发布了定增方案,

如今,随着国购机器人的退出,这份略显仓促的增发方案似乎更像是一种对投资者的安慰,证明国购机器人的确做出过关于“调整或改变”公司主营的相关举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